当前位置:深圳圆梦助孕公司 > 深圳代孕中介 >

洁本《金瓶梅》之大家闺秀李瓶儿

发布时间:2023-12-04 12:12编辑:深圳代孕中介

金瓶梅之李瓶儿

上次介绍了《金瓶梅》洁本,潘金莲的故事,这章给大家介绍第二个女主大家闺秀李瓶儿的故事。

01

李家祖籍是安徽舒州人,祖父李公麟是有名的画家,承继顾恺之,吴道子等人的笔法。存世的作品有《五马图》、《临韦偃牧放图》等。因为宋徽宗皇帝赵佶玩弄丹青,与之关系甚好。李公麟是任南康、长垣尉,泗州录事参军,官至朝奉郎,家资丰厚。祖父去世后,父亲守着祖业,承袭了朝奉郎的官职。李瓶儿出生时,祖父还在世,徽宗皇帝为了表示庆祝,派人送去了一双鱼瓶儿,因而小名就叫瓶姐。李瓶儿从小娇生惯养,身体虚弱。父母双亡,她成了一个孤女。不得已,选择从东京到北京投靠姐姐李美娘。顺带把万贯家产全都带了过来。姐姐李美娘本来打算万贯家财两姐妹一人一半平分。

17岁的李瓶儿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早就该出嫁了,要找到好的婆家,也要好家世,还要体面的嫁妆。父母不在,自然就听由姐姐安排。李美娘瞒着李瓶儿,让媒人们四处活动,为李瓶儿择胥。然而总也没有合适的。除了这边挑剔男方以外—家境不富裕,或者人没有什么作为,李美娘自然不同意;更多的是男方挑剔这边。你想想,李瓶儿父母双亡,这就掉了几分价;再就是这个王炳麟,人家一打听,是个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,非官非商,谁愿意与这样的人联姻?

通过为李瓶儿提亲这件事,李美娘看到了她自己在社会上的地位,一句话:没有人瞧得起她。还要连累如花似玉的妹妹,越想越觉得对不起父母。思来想去,找来丈夫王炳麟商量花钱买官的事情。

李美娘问他:一百万贯可以买个什么官?王炳麟想了想,回答:买个太守无问题。李美娘知道一百万贯钱买官无问题后,带王炳麟到自己家的一处库房,指着一溜八个大木箱,让王炳麟全部打开。王炳麟依次把它们打开了,八个箱子全都是金银珠宝,把库房照的亮堂堂的,

现在她决定拿出一半,也就是一百万贯的金银珠宝买官,余下的跟李瓶儿平分了。

02

王炳麟修书一封,请他的朋友花子无,一个大内太监,从中帮忙买官的事情。他透过梁中书的贴身小厮来福儿,把花子无的荐书和礼单递给了梁中书。当晚,命人将四木箱金银珠宝抬到了梁府。封建时期的世道是,送礼给官府,事情无论成败都不会退礼的,从来官府里都没有退礼的惯例。

直到第六日早上,梁中书的贴身小厮来福儿来了,原来,王炳麟送完礼之后,又有一个人送去了一份一百二十万的礼,所以王炳麟希望不大。不过梁中书还没有答应,他现在是为美女而烦恼。如果找到一个像苏丽珊那样的女子,买官的事情还有希望。

说到这里,就要为大家介绍下梁中书这个人的来历。

梁中书娶得的当朝太师之女蔡宝芬,殿试时,梁中书中了榜眼,与头名状元一起进宫参拜皇帝,被蔡京看上,把爱女许配给了梁中书。

蔡宝芬打扮得珠光宝气,身着绫罗绸缎,可身材相貌令人作呕,梁中书再也想不到天低下还有这么丑的女人。而蔡宝芬一见眼前男子,一下子乐开了花,恐怕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吧!

在蔡太师功名利害要挟之下,梁中书答应了这门亲事。官职比头名状元还高,做到了留守大臣,是皇帝的重臣。

与蔡宝芬成婚后,蔡宝芬依仗父亲的权势,给梁中书订了约法三章:一、不准纳妾,二、不准嫖娼,三、不准斜视女人。但是梁中书也是热血男子,他也喜欢美丽姣好的女人,他怎么不烦恼呢?于是经过一番布置,便化妆成商人,潜入羞月楼了。在这里梁中书认识了一个家道中落的女子苏丽珊,她不仅皮肤白皙天生丽质,而且婀娜多姿,她似漫不经心看你一眼,就能让你今生今世不会忘记这对美眸。除此之外,苏丽珊还拥有美妙圆润的歌喉,琴棋书画自然不在话下,迷得梁中书流连忘返。

蔡宝芬发现梁中书嫖娼之后,带领一班奇丑无比的婆子,冲入羞月楼。她伸出长着锋利指甲的双手,狠狠地残酷地向苏丽珊美丽姣好的面孔抓去,苏丽珊的脸上被抓出一道道血淋淋的深沟,破相之后的苏丽珊承受不住羞月楼的各种讽刺,跳楼自杀了。

经过抓奸这件事情,梁中书是不敢再去嫖娼了,再加上苏丽珊的死令他此刻悲痛无比,此时金山银山在眼前都变得索然无味。

03

王炳麟也是流连花月的人,苏丽珊的事情哪里会不知道。再说,他一百万都送上了,再送一两个女人也是在所不惜的,梁中书若是看上他的夫人,他也会拱手相送。况且家中现放着一个比李美娘更为娇美的女人,她既与苏丽珊有某些相似之处,又有比苏丽珊优越的地方,相信梁中书一定会相中的。

王炳麟与来福儿经过密谋,商定请梁中书赴宴,名义是王府最近新买进几个家乐丫鬟,请留守大臣来欣赏歌舞,暗示有美人恭候。梁中书当夜果然来王府做客,见到了犹抱琵琶半遮脸的李瓶儿。两人四目相对,竟如雷鸣电闪,互相把对方点燃了。梁中书觉得她的眼睛特别像苏丽珊,勾魂摄魄,令你为他去死。而李瓶儿也目不转睛地盯着梁中书,少女的羞涩已被情火驱跑了,一见钟情使她无所顾忌。两人久久地默默凝视。直到李美娘过来提醒。

王炳麟和李美娘见两个人都有意于对方,于是与梁中书商量后决定,在外面买处宅院以纳妾的方式接李瓶儿过去,这样既省了经常出入王府的嫌疑又解决了李瓶儿的婚事。

李瓶儿与梁中书的婚礼在王府举办,拜过天地,喝完交杯酒后,梁中书就走了,一直到夜里,花轿才到王府后院接走李瓶儿。这一切都是静悄悄的,一切都是在秘密进行。等轿子出了门,王府的大门砰然关上,王炳麟严厉地警告:李瓶儿嫁给留守大臣的事情只是府里人知道,要是走漏风声,小心脑袋!

让李瓶儿知道事情始末的,还是梁中书愤怒之下说出来的。当时李瓶儿认为自己也是大家闺秀,父亲也在宫中当过官,不想自己无名无分在外,央求梁中书带她回家,即使做小妾她也是答应的。但是梁中书早已与蔡宝芬约法三章不准纳妾。根本无法兑现李瓶儿这个要求,便告诉李瓶儿,她姐夫为求官位,不但送他万贯金银财宝,还把她也搭上了,并且威胁,如果不继续在这里呆下去,就立马送她走李瓶儿在奶娘的劝说下,选择了接受现实,继续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。

04

正所谓纸包不住火,梁中书新年喝酒喝多了,一直在梦里叫李瓶儿的小名瓶姐,被蔡宝芬发现他在外有小三,于是把来福儿抓起来严刑拷打,问出了金屋藏娇的地方。准备带上家里五十个丑陋老婆子上门抓人。

还好来福儿还算恩怨分明,虽然收了蔡宝芬一千两,不过也给梁中书留了字条:草祭矢口并瓦儿,日月日十上门来。意思是蔡知瓶儿,明日早上门来。梁中书与王炳麟了解意思后,当晚就转移了李瓶儿。蔡宝芬次日早上才没有在留守司后院找到金屋藏娇的那位瓶姐。

05

李瓶儿她们被梁中书转移出城那天,宋江的兵马随后就奔大名而来(这个宋江就是梁山的首领宋江)。留守大臣梁中书和太守王炳麟兵败逃了出城。但是两家的大小家眷未来得及安排转移,全部被劫匪杀害,包括当朝太师蔡京的女儿蔡宝芬。王炳麟逃出城外,被劫匪从后背一箭穿心,一命呜呼。梁中书策马狂奔保住了性命,但是对于这次败仗,朝廷肯定会追责,思量后他觉得皇帝和蔡京那里应该还可以挽回一点希望,毕竟土匪人多势重,自己又是当朝太师的女婿,最糟糕的情况是削官为民,小命应该可以保住。

为求以后生活的安定,不用背负罪名东躲西藏,梁中书放弃了来福儿的帮助和劝留,只身前往东京,但也不忘托来福儿带信给李瓶儿报平安,打算削官为民后再到花子无处接上李瓶儿,一起回自己的故乡生活。想到自己还有一丝希望,梁中书打起精神,马不停蹄赶往东京。他第一站先到相府拜访蔡京,虽然没有能保住他的女儿,但是好歹也是他的女婿,是他的亲戚。蔡京见到梁中书后,问了兵败的细节问题,怒斥梁中书打仗当晚还在自家门口高挂灯笼,引贼入屋。最后也只是说了一句:明日朝上,我知道会怎么做的,下去吧。也没有明确一定保他性命。

次日早朝,皇帝宋徽宗和众大臣听完梁中书陈述作战经过,看在蔡京面上,有意网开一面。在征求蔡京意见时,蔡京悲痛异常,但是强烈表示不愿当一个袒护败将的朝臣,要求从严发落。

所以李瓶儿收到的消息有两个,一个是来福儿的报喜--事情办妥就来接瓶姐;另外一个是花子无的报悲--梁中书午门砍首示众。

06

失去所有亲人的李瓶儿,顿时感觉唯一的依靠也没有了,茶饭不进,卧床不起。后来花子无请了一位有名的僧人假装有缘人帮李瓶儿看相。给了几个字就治好了李瓶儿的心病:“遇清则活,逢花而嫁”,这几个字,让李瓶儿有了再嫁之心。一开始,她以为是多去有花的地方就会遇到再嫁之人。后来才知道,是听从花子无的安排,嫁给花子无在清河县的双胞胎弟弟花子虚。当一个人别无选择的时候,只能接受现实的安排。李瓶儿再次带着万贯家财远嫁清河县。因为李瓶儿孤身一人,所以花子无选择让李瓶儿从亲戚西门庆家中出嫁,身份是西门庆的表妹。

西门庆见到李瓶儿之后,就觉得他取的四位妻妾,简直是黯然失色,如同粪土。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,但是心中感叹:真真美人也,嫁给花子无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。上苍为何生我福浅,不能占而有之。

07

李瓶儿嫁到花家,才知道原来憨厚老实的花子虚有病,不能圆房。李瓶儿此时才知道被花子无骗了,自己还把东京的宅院拱手送出。不过封建社会女子最重要有安身之所,经过一系列的生离死别,李瓶儿也看开了很多,选择接受现实,也相信算命先生的“遇清则活,逢花而嫁”的命运,并且花子虚的男性病可以治好,她选择等待花子虚的病治愈。说花子虚的病可以治的,是怡春堂的头牌红牡丹,原名叫吴玉莲,她也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子,能歌善舞,善解人意,吴玉莲为感谢花子虚的帮助,特意把此药求来送给他。花子虚也很诚实,把吴玉莲这个朋友的故事告诉李瓶儿,李瓶儿觉得这种女子的工作非常出奇,期待花子虚能治好病,也希望能与吴玉莲相识。

08

这里再说说西门庆,他是清河县的一霸。在他打李瓶儿的主意时,意外地碰上了清河县另一位美丽的女子潘金莲。他采取卑鄙的欺骗手段占有了她,因而一段时间将李瓶儿放下了。后来,他对潘金莲失去了兴趣,便又把眼睛盯在李瓶儿身上。他买下了与李瓶儿家毗邻,一个关闭的店铺。店铺后院与李瓶儿家只有一墙之隔。用来经营清河县第一家瓷器店,生意还非常红火。

李瓶儿的悲剧归根到底是花子虚选择离家和对软弱造成的。事情的发展是这样的:

花子虚收到吴玉莲的药后,非常高兴,按照药方吃药,在终于有成效的时候。花子虚收到吴玉莲的信差,要求他到怡春堂住几天。李瓶儿见病将好,觉得留在家中更好。但是花子虚还是选择了去怡春堂,这一去就是半个月,花子虚出门后,西门庆立马上门拜访,当面向李瓶儿表白,大家闺秀范的李瓶儿当面拒绝了,冯奶妈对西门庆的态度也一样不友好,因为花子虚不在家,匆匆打发他走了。西门庆见李瓶儿不肯兜揽他,既扫庆又气愤,一边走一边想如何把李瓶儿弄到手

深夜三更天,李瓶儿院子里翻墙过来三个黑影,冯奶妈刚要喊叫,就被人抓住她的一条胳膊麻利地把她绑起来推进她的房间,把门反扣上了。接着摸进李瓶儿的卧室

一早起来,李瓶儿就像一个傻子,她傻呆呆地瞪着一双眼睛。她的心在滴血,但眼睛里已没有了泪水。冯奶妈看在眼里也很心痛,告官就会损害瓶姐的名声,最终决定等花子虚回来告诉他为瓶姐报仇。

过了几天,冯奶妈借故上街买了几把尖刀,四把插在院子围墙下的泥土里,一把留在自己身边。夜里,西门庆又翻墙进入瓶姐家里,跳下来看见白芒芒的尖刀,心里对李瓶儿仇恨了一分。西门庆也是练过拳脚的人,一脚踢掉冯奶妈手里的尖刀,把她锁进她的房间后,又摸向瓶姐的卧室

刚好这天,花子虚恢复了男子的阳刚,提早回家。当花子虚赶到家时,西门庆正压在李瓶儿身上。花子虚不由得大喝一声:西门庆,你这个畜生!

李瓶儿听到花子虚的声音,立马清醒,捡起地上的尖刀,叫花子虚杀了西门庆。但是哪里是西门庆对手,三两下被西门庆踢倒在地上。花子虚从地上爬起来,叹了口气说:忍了吧,饶了他这回

李瓶儿一直逆来顺受,忍辱负重,这次一反常态,就像地下的火山,突然喷发了。她瞪着猥琐不前的花子虚怒道:我受了欺辱,盼你来家报仇,你竟将他放跑!说完披头散发冲出来,被仇恨冲昏了头,对着西门庆怒吼。西门庆站在梯子上,冷笑说:“我在这儿哪,你是不是还让我过去?不过那要看我高兴不高兴”

花子虚从后面追过来,听到西门庆的话,以为是李瓶儿勾引西门庆。盯着李瓶儿说:“原来是你勾引他,你嫌我不行就偷奸养汉子,你这个小淫妇,我杀了你!”在花子虚的刺激下,李瓶儿猛地举刀刺向自己的胸口。一股鲜血喷出,冲在花子虚的脸上身上。

一切仿佛都静止了,凝固在这个时刻。结局引人遐想,谁也知道体弱的李瓶儿凶多吉少,是否会有奇迹,是否会像算命先生说的‘遇清则活’?